不易乐乎



  • 为何不浪漫亦是罪名

    为何不轰烈是极坏事情

    从来未擦觉我每个动作

    没有声都有爱你的挚证

    为何苦不浪漫亦是罪名

    为何总等待着特别事情

    从来未擦觉我语气动听

    在我呼吸声早已说明

    甚么都会用一生保证


评论

© 陈一几 | Powered by LOFTER